(文/朱永娜)

很喜欢闫学老师,虽然从没谋面。看她所著的《小学语文文本解读》,封面、扉页朴实无华,好感顿生。在这个追名逐利浮躁的社会中,如此低调的学者真不多见。细读书中文章,篇篇都有独到的见解,真可谓字字珠玑。

《跟苏霍姆林斯基学当老师》仍旧沿袭了这一风格,淡雅的封面,丰厚的内涵,喜欢。

读完闫老师的这本书,掩卷深思,深深赞同闫老师的观点:如果你不爱孩子,那么教师这个工作就太苦了。

细想自己从教的这20多年,是这样的。孩子虽然是可爱的,但教学工作确实琐碎又无趣。无休止的备课,一节节需上的课,一本本的待批的作业,一件件琐碎的班级事务……如果不爱,那就是痛苦的煎熬。如果不爱,坚持一天两天,一年两年可以,坚持十年八年,恐怕难吧?联想到自己,是什么支撑自己在一线20多年?也是爱,是对教育的热爱,对孩子的喜爱。

我爱孩子,当然,孩子也爱我。有时也会心烦意乱,但看到孩子真挚的眼睛,感人的举动,一切烦恼都化为乌有。

也有过无数次如同《孩子喜欢那些喜欢孩子的人》中那个女老师的经历。这学期一开学,班里有个孩子又歇斯底里地在教室无理取闹,正烦躁不安时,胖胖的樊宸汐递过来一个盒子,盒盖上用铅笔稚嫩地写着:里边有东西,打开看。掀开盒盖,看到了好几张小纸条,上面有歪歪扭扭的字迹:老师,你像我妈妈;老师,你的头发很好看;老师,我喜欢你;老师,我爱你……一瞬间,愤怒的心软了下来。起身到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身边,摸摸他的头,安抚一下他紧张的心。

孩子们所喜欢的是那种本人就喜欢孩子、离开孩子就不行、而且感到跟孩子们交往是一种幸福和快乐的人。——苏霍姆林斯基

这是苏霍姆林斯基从教三十多年之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一个最朴实、最真切的结论。他本人就是一个深切地“喜欢孩子、离开孩子就不行的人”。他从局长位置上退下来,做校长,做班主任,每天听课,也上课。他教数学,也教语文。他开办“快乐学校”,教孩子们作诗,编写童话,带他们到大自然中去观察……多么理想的教育境界!他发自内心地真正爱孩子,孩子住在他的心里,长在他的心间!

昨天带女儿去拍照,人很多,屋子里熙熙攘攘的,正发愁得等多久时,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子起身说:“你是朱老师吧?你先来!”一时间,很感谢,也很疑惑。“我是杜元凯的舅舅,以前见过您。”哦,是那个胖胖的,情商、智商都很高的元凯啊!“孩子现在已经1.8米了,前段已经办好了去美国的手续,暑假就出国了。你对他好,这孩子心里有你,前两天还念起你!……”

心里有你!忽然一震:爱究竟是什么?爱不就是心里有你么?亲人之间的爱如此,师生之间的爱亦如此啊!

想起了这个胖胖的男孩,那时候从外校刚转入全天pk10最精准人工计划,因性格活泼,得罪了班级里一个男孩。那个男孩在班级里有一定的影响力,于是小杜同学落单了。看着他课间独自趴在桌子上的孤独身影,挺不好受的。和他谈话,帮助他和另一个孩子和解,介绍新的朋友给他……为了树立他的在班级中的威信,“设计”了几次看似无意的活动。他终于重展笑颜,我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的小杜已经要展翅高飞了,真为他高兴!

忽然想重新郑重地问自己那个问题:是什么支撑自己在一线20多年?因为心中有教育,心中有孩子。

普天之下的老师,应该是大多如此。

 

2017年06月21日

心里有你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