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梁艳琼)

    作为一名老师,苏霍姆林斯基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虽然他离我们的年代很久远了,可是他的许多建议和思想至今也不过时,是我们每一个做老师的指向标。闫学老师的《跟随苏霍姆林斯基学当班主任》并不是我他的思想和做法直接传达给我们,而是把自己的一些做法也向我们表述了出来,和我们的工作很贴切,让我们很受用。

    在我们的教学工作中,孩子出现错误是难免的,教师批评学生更成了家常便饭了,有时就是张口就来,特别是作为一个班主任,各种事情都要处理,孩子们在各个学科的课堂上犯的错误我们就是“灭火器”,所以班主任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利几乎就成了教师工作的天职。我们在批评学生们时其实没有没有恶意,可就是这样的“习惯”在苏霍姆斯基眼中却是一个课题,需要我们认真研究的 ,在苏霍姆林斯基看来,如何批评教育学生,或者说采取何种“适当方式”都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什么是值得教师进行批评教育的。也就是说,在我们要批评学生之前,要先明确学生所犯的过失和错误。对此,苏霍姆林斯基提醒老师:对于老师而言,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善于看到需要责备、毫不留情 的东西。教育过程一个很大的缺点,就在于许多老师花费很多精力去同孩子的淘气、恶作剧作斗争。值得去责备的却是那种播下利己主义种子的行为以及以冷漠的态度对待他人精神世界的行为。

读到苏霍姆林斯基的这段话,就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那一年我带六年级,当时班里有一个很难管教的男孩子,站起来比我还高,然而他就不把学习学习放在心上,我们跟他交流了好几次,也与他父母谈了几次,了解了情况,但没什么效果,一次期末考试,他考了17分,当时我的气就一下子上来了,就随口说了一句:“你一年交的钱,就你这分数,多少钱买你这一分,你算算!”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很生气,也没多想什么,可是等我放学回家要骑电动车的时候,却发现我车的后轮胎被扎破了,后来调查了一下,知道是这个男孩做的,可他不承认,而我也没往下追究,不过,当时我的心却净下来: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对我?做了还几年老师了,从来没有哪一个学生因为成绩考差说批评而出现什么问题,也从来没有学生报复自己的,看来,这次我真是错了?之后静静的想想,我的批评其实是无效果的,但却触动了他的自尊心,如果我能换一个方式来跟他谈,帮他找出问题帮他解决问题,而不是责备,我想结果就是另一个样子。有的时候我们处在老师的位置上,对于孩子的错误我们难免张嘴就来,即使没有恶意,可却会带来我们不可预测的后果。

闫学老师在书中说:“一句话,批评教育学生是一个非常敏感而细腻的领域,教师如何掌握这种教育学生的工具,是一门艺术。”确实如此,苏霍姆林斯基说:如果惩罚和批评不能促进学生进行反思,惩罚和批评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和价值,更谈不上让学生通过实际行动改正错误。让我追随这苏霍姆林斯基的脚印继续前行吧,在前行的路上以这位教育先驱为方向!

2017年06月21日

追随苏霍姆林斯基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