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丽

在教育的公正这一问题上,苏霍姆林斯基是这么认为的:教育上的公正,意味着教师要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去关心每一个儿童。用一个模式、毫无区别的态度去对待所有的儿童,那是漠不关心、不公正的最坏的体现。关于这个观点,我也想谈谈自己的看法。

前段时间,校车上发生了一件让我感觉到很郁闷的事:一个六年级的孩子在校车上跟我大喊大闹的理论,她对我的“不满”大致为:1、老师不够公正,偏心低年级的孩子;2、不够关心她;3、听的故事都不是高年级孩子喜欢的;4、为什么某某同学生病那天要先把他送去医院,再把他们送回家,老师可知道小升初的压力有多大,耽误了她写作业。

事后,针对孩子提出的问题,我也跟孩子妈妈和孩子做出了我的解释:1、校车上的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老师要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和性格选择合适的方式来教育,就算孩子犯的同一种错误,老师也不能用一种语气,一种方式来处理所有问题。对于一二年级的孩子,我的语气是相对温和的,怕语气重了会吓到孩子。2、低年级的孩子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我都会对其嘘寒问暖,问问他们怎么回事关心他一下,而对于她,老师从来没有问过,有次她来例假不舒服,老师也没看出来。低年级的孩子如果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会跟我说,我也会关心几句,交代一下应该注意什么,对于高年级的孩子一是他们不说,二是觉得孩子大了,对他们的关心的确少了很多。没想到孩子对老师的这种关心会如此的在意和介怀。3、我在手机上下了很多的故事,而且也总问其他老师他们都听的什么,是想让孩子喜欢上听故事,但正所谓众口难调,本来觉得好事一件,却成了孩子不满的导火索。五六年级的孩子要求听《查理九世》,我们一开始是听了的,但有两个低年级的孩子家长反映孩子晚上回去做噩梦,害怕,后来我们就换了其它故事。终于碰到了一个孩子们都喜欢的《装在口袋里的爸爸》,网上一旦有更新,我就会及时给他们下载,但那段时间听的故事是一个妈妈讲给孩子的,普通话也不太标准,这样就引起了孩子们的不满,觉得这是什么呀,本来好心却变成了坏事,我也很是郁闷。孩子就觉得我只照顾到低年级孩子的感受,而忽视了他们,后来不管放什么故事,他们几个总会故意说:老师,我好害怕呀!我真的是心里又难过又无语。4、一次,我们车上的张同学,一上车我就看到他流鼻血不止,我一边帮他拿纸擦血,一边数车上的人数,等人都齐了,我们就发车了。在车上,我给他妈妈打电话,本来是想让他妈妈做好准备,一到站就送他去医院的,但当时听他妈妈说话的那声音,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妈妈央求我先把孩子送到医院,她马上到,我跟师傅就商量着先把孩子送到医院治疗,然后再送校车,我也在群里通知家长有突发状况,让家长等通知去站点接孩子。那天大概耽误了三四十分钟,虽然这样,但车上的家长都很理解我的这种做法,没有一个人抱怨的。但这个找我理论的孩子的观点是:老师,他不也没死么?不就留个鼻血吗?你知不知道我那天要写作文的,作业很多,我们小升初压力很大的!这就是现在孩子的理论,我不想过多的评价,不管是哪位老师碰到这种状况,不管是哪个孩子,老师的做法都会是这样的吧。

对于孩子,我觉得我很是替他们考虑,但结果却让我很失望,也弄得我很难过,觉得自己的付出是不值得的。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孩子也许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但我自己呢,真的没有什么不对的吗?跟孩子们的沟通太少,以致于问题堆积的时间太长,也让彼此不了解彼此的想法,另外那就是教育的公平性,孩子觉得老师处理问题公平了,他们敏感而脆弱的心才不会受到伤害,才觉得上学是开心的。对于那些觉得好孩子是不用再夸奖的、大孩子是不用多关心的想法实在是错误的。对孩子来说,他所得到的来自教师的公正,就意味着欢乐和幸福。教师总是在经历了事情后慢慢成长起来的,时间会磨练出一名出色的教师。让我们《跟苏霍姆林斯基一起学当老师》吧!

2017年06月20日

教师的公正,对孩子意味着欢乐和幸福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